社會有的,大學幾乎都有了,這是現實對大學的深層傷害。大學必須重視這種滲透,以自覺的姿態抵抗權力思維的泛濫、抵禦潛規則的盛行,如此大學才能有大學的樣子
  □李劭強
  7月12日,廈門大學就廈大博導被指誘姦多名女生髮表聲明,表示已中止吳春明的研究生導師資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導研究生。10日,一篇稱廈大教師長期猥褻誘姦女學生的博文在網上瘋轉。廈大人文學院歷史系考古專業博導吳春明被指長期猥褻誘姦多名女學生,甚至有女學生因此割腕。而其所在的歷史系迅速作出回應要求校方給說法,被網友稱為“院系倒逼校方給說法”(7月12日人民網)。
  這個暑假,廈門大學儼然進入了多事之秋。先是有教授實名指責校長“就餐特權”;接著便是教授誘姦女生的傳聞。儘管事情還需要繼續調查,廈門大學也已及時表明瞭態度;但一個現實問題還需要迫切思考,那就是權力思維和潛規則對大學價值觀的顛覆和入侵。相較於個案來說,這種思想領域的現象和趨勢更值得警惕。因為,有時極端的個案不過是某種現象的集中反映,而現象的影響才是普遍的、根本的、長遠的,尤其是思想領域的現象。
  何謂大學?大學是授業育人的地方。授業是為了傳授專業知識和技能,讓學生掌握一技之長,在社會競爭中可以立足;育人則是為了培養正確的價值觀,讓學生有完整的價值體系,以便在是非面前保持清醒。既然要培養學生正確的價值觀,就必須保證教師具有正確的價值觀,就必須保證大學有大學的精神和品格。儘管每個人理解的大學精神有所不同,但有一點應該是共同的,那就是大學應對權力保持距離。只有讓大學在現實的格局和空間中自由呼吸,那些所謂的大學精神才能有真實的生存土壤。
  如果一所大學也保持官本位的傳統,也信奉潛規則的價值,那麼一所大學根本難以成為一所真正意義上的大學。因為在官本位的傳統下,大學精神中的質疑與批判難以生根落地。更要命的是,當潛規則在高校盛行時,不僅原有的價值觀會被顛覆、破壞,人們還會生成新的異化的價值觀,覺得規則都是騙人的,潛規則才是王道。而且,這種影響是深層的,經過此種教育,人們原本對規則的敬畏、對道德的珍惜,都將受到直接而深遠地衝擊。如果是這樣,大學到底是在育人,還是在毀人?
  於是,權力思維開始在大學盛行:領導們以特權為榮,處處要高人一等,事事要捷足先登,甚至可能利用特權尋租,通過特權實現個人的利益;教師們也開始相信權力的作用,相信潛規則的價值,時刻圍繞著權力打轉,眼中只有權力、利益,根本沒有學生、師德,結果難免作出種種讓人匪夷所思的不堪之事。而在此風氣的耳濡目染之下,學生會養成正確的價值觀嗎?即便一些學生有堅守的意識,他們在如此環境中也難免困惑、懷疑,甚至是異化、認同。所以,出現招生舞弊、基建腐敗、校長特權、博導醜聞,也就稀鬆平常。即便此次傳聞只是一個傳聞,傳聞背後的環境腐化卻是真實的。
  雖然在人們想象中,大學應該還是象牙塔,還是自覺地與權力保持距離;但實際情形是,社會給大學帶來的衝擊超出想象,大學已經無法保持過去的姿態,符合人們的認知。但即使是這樣,那些底線還是應該在大學得到堅守,那些美好還是應該在大學得到守望。這是大學的價值和作用——大學不能培養沒有思考的無腦之人,大學應該將正確的價值觀傳播開來。可遺憾的是,有時太多負面的東西在大學不斷傳遞,人們無奈地發現,社會有的,大學幾乎都有了,這是現實對大學的深層傷害。大學必須重視這種滲透,以自覺的姿態抵抗權力思維的泛濫、抵禦潛規則的盛行,如此大學才能有大學的樣子。
  (原標題:醜聞需廓清,價值觀更要端正)
創作者介紹

tl74tlyo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